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鬼.瘋】京劇唱念做打之極致發揮

  • 文:王安祈 國光劇團藝術總監
  • 圖:國光劇團
  • 點擊數:1233
鬼瘋banner

規畫「鬼‧瘋」主題,目的是充分展示京劇在水袖、髯口、翎子、甩髮、扇子等輔助下,發揮唱唸、做工、身段、蹺功、矮步、魂步、舞姿、武技,表現特殊精神狀態甚或想像的鬼魂姿態。

崑《爛柯山 : 逼休、潑水》
《爛柯山》由鄒慈愛、陳長燕主演,大致遵循計鎮華、梁谷音老師演法。與朱買臣結褵二十年的崔氏,飢寒難耐,下堂求去。不久,朱買臣高中,崔氏伏地哀告、懇求收容,結果卻是馬前潑水、覆水難收。或許有人認為她罪有應得,可是再卑微的人都有求生存的權利,無須用是非道德來作判斷。計梁兩位演出人性最深沉的無奈,古老崑劇展示戲曲的現代性,成為公認經典。
不過這戲並非全然承襲崑劇傳統,計梁兩位最初按照「傳字輩」老師所教,但演出後觀眾反應冷淡。他倆反覆琢磨,計鎮華設計三哭三笑,吸收京劇麒派馬派的身段作表和鑼鼓,梁谷音參考莎劇電影《王子復仇記》,由奧菲莉亞之死得到靈感,創造崔氏頭戴大朵紅花瘋癲水葬的形象。兩人還改動了劇本,打破崑曲曲牌聯套,〈潑水〉只保存【新水令】一支曲子,後面詞和曲全部新編,兩人對唱,從各兩句到各一句輪流,增加崑曲沒有的「過門」,連京劇的「緊打慢唱」都用了進來。計鎮華說:「改得和崑劇的距離遠了,但更緊湊,更生動。」
鄒慈愛和陳長燕是非常有創造力的好演員,慈愛不僅一條好嗓子能唱各派甚至遊走各劇種,長燕嗓子愈來愈好,上次演過〈潑水〉令人驚艷,這次加上前面的〈逼休〉,更為可觀。

《伐子都》
《伐子都》演公孫子都忌妒主帥潁考叔功高,放冷箭害死主帥,心中卻不安,似覺潁考叔鬼魂糾纏,終致瘋狂而死。劇名極為巧妙,「伐」的主詞是誰?誰討伐子都?正是子都自己的慾望、野心,導致瘋狂而亡。這段心理過程與莎劇《馬克白》約略相似,常被稱作「東方馬克白」。
以《陸文龍》榮獲傳藝金曲「最佳新秀」、隔年又以《呂布試馬》入圍「最佳演員」大獎的年輕武生李家德,此劇得天津閻邦建老師親授,紮大靠,插翎子,厚底,戴盔,卻要走許多摔打翻跌身段,難度極高。閻邦建老師說 :「學這齣戲之前,要先作日常功課 : 用身體撞牆壁,結結實實的撞,體會震盪感,讓五臟六腑慢慢習慣,才能演此戲。」前年國光請閻老師來台特訓,驗收時家德邊哭邊抽泣說 :「好累,好幸福 !」

《武松》
京劇演《武十回》,通常就是武松與潘金蓮故事,包括「打虎遇兄、金蓮戲叔、武松別家、挑簾裁衣、毒死武大、獅子樓殺西門慶、靈堂殺嫂」。但我希望傑出武生戴立吾能有更多發揮,所以加演《武松打店》與孫二娘摸黑打鬥的精彩武戲,形同戴的雙齣,觀眾一張票雙倍享受,更可同時看到國光兩位美麗旦角凌嘉臨(潘金蓮)與張珈羚(孫二娘)。
若按劇情,打店在後,但打店是純武戲,不如武松與潘金蓮、武大郎、西門慶的劇情曲折豐富。所以我想首開先例、顛倒演出,由打店開始,再倒敘回溯。如此一來,劇情起伏跌宕,京劇的表演卻一點都沒少。戴立吾和李家德(西門慶)的獅子樓更令人期待。
而這戲為何列在「鬼‧瘋」?沒人發瘋,鬼在哪裡?原來就應在武大身上。武大(周慎行)被毒死後託夢給弟弟,有矮子步竄毛過靈位的表演,極為精彩。

《鎖五龍》
本劇全本演李世民率領羅成、秦瓊、徐茂公、程咬金、尉遲恭等人伐反王奠定統一大業的故事。其中有羅成力擒竇建德、王世充等五王,故名鎖五龍。今僅演王世充帳下大將單雄信被斬一折,仍以《鎖五龍》為名,為花臉唱功重頭戲。傳統演法,單雄信被斬,上龍形,表示青龍白虎相繼纏鬥。年輕花臉歐陽霆在楊燕毅老師指導下明顯進步,《閻羅夢》裡的老閻王表現出色,挑戰《鎖五龍》應可成功。

《大劈棺》(莊子試妻或戲妻)
《大劈棺》原為整場大戲,我在2006年規劃「禁戲匯演」時,和李小平導演提煉重點剪裁為40分鐘精簡版。導演掌握的重點有三 : 一是莊妻思春,二是劈棺取腦,三是「二百五」。思春與劈棺原是此劇被禁的關鍵,而國光冠之以禁戲主題搬上舞台,非但無須避諱,反而更可誇張強化,例如思春的表演,刻意露骨淫蕩。
至於二百五,原為靈堂紙紮人,價值二百五十錢,莊子將他點化成真人,作為化身楚王孫的隨身僕僮。精簡版省略這些來龍去脈,俐落剪裁,二百五沒有一句台詞,直接以身段抓緊觀眾。他代表的像是莊子對妻子的監控,也可解釋為暗室中無所不在的一雙眼睛,更像自然界對人間情慾的好奇窺探,而最後莊妻自盡,連假人二百五都以手遮眼不忍觀看,傳達了精簡版對這古老故事性別觀點的態度。二百五身段要由僵直轉為關節分段活動,難度極高,不過這可不是與偶戲的「跨界」,一招一式全是京劇演員自家功夫。
精簡版成為國光保留劇目,朱安麗陳清河傳授凌嘉臨、潘守和。

《活捉》
《活捉》由黃宇琳、陳清河傳授林庭瑜、王詠增。這是宇琳和清河的拿手戲,學自北京崔榮英老師(兼尚小雲、筱翠花兩派之長),又因宇琳有很長一段時期在「台北新劇團」,李寶春老師時加指點,宇琳又與清河一起鑽研琢磨,其中有師承也有自行創發。特別值得注意的是,大陸廢蹺,宇琳卻綁硬蹺、走魂步、跑圓場、下腰、上椅子、舞長水袖,精采絕倫。陳清河原為孫正陽弟子,「鑽被窩」等絕活在身,又借鑒川劇的「褶子功」和「提燈影子」,演出張三郎被迷惑靈魂出竅的驚悚。兩人曾在李寶春老師帶領下赴大陸演出,震驚對岸。
前兩年寶春老師曾向國光借陳清河教學,傳授此劇給優秀青年丑角王詠增,與孔玥慈有精彩演出。而今詠增加入國光,國光再請黃宇琳與清河聯手將此劇傳授給林庭瑜與王詠增,相信必有出色表現。在此仍要鄭重感謝李寶春老師對新秀的培植。

《擊鼓罵曹》
《擊鼓罵曹》是老生經典,幾段唱膾炙人口。如果觀眾看過《百年戲樓》,唐文華飾演的白老闆「平生志氣運未通」四句原板,就出自《擊鼓罵曹》(《百年戲樓》是一齣沒有新寫一句唱詞,純用老戲編織成的新戲)。那四句的抑鬱無奈,令人印象深刻。《擊鼓罵曹》開頭這四句已塑造出禰衡性格,等到被命為鼓吏,唱腔轉為慷慨激憤,連續幾段唱掀起高潮,隨即當場擂鼓三通,接【夜深沉】京劇曲牌,唐文華年輕時即以此劇聞名,今已爐火純青。
此劇無鬼,是按照「假作瘋魔罵奸曹」這句唱詞納入「鬼‧瘋」主題。禰衡並未瘋狂,要表現的不是瘋態,而是脱衣裸體、擊鼓洩憤、痛罵曹操的名士傲氣。

《失子驚瘋》
《失子驚瘋》為《乾坤福壽鏡》一場,尚小雲拿手戲,留有京劇電影。不同於《宇宙鋒》之裝瘋,此劇丟失嬰兒的母親是真瘋,水袖功吃重,抓袖、轉袖、拋袖、揚袖、擺袖、甩袖、背袖交互組合,更揉進武生的表演元素,例如三起三落,再配合圓場、轉身、擰身、急速下場等誇張的身段,把癲狂形態表現得淋漓盡致。尚派的舞姿武功鮮明誇張,青年旦角鄒子敏極為努力,前兩回演出都很出色,這次應更進步。

《問樵》
《瓊林宴》常演的有《問樵鬧府》《打棍出箱》
書生進京趕考,同行的妻兒走失,四處遍尋不著,走進荒山野林,向樵夫打探,故名《問樵》。書生一出場已近瘋癲,茫然不知所措。樵夫重聽,書生隔山叫問,一聲聲都像是走投無路之人對天地發出的絕望哀告。蔣勳與陳芳英曾有精闢分析,指出《問樵》如同屈子《天問》,是中國文學藝術中的「失常之變」。「重複」是本劇特色之一,荒山裡反反覆覆的幾次問答,空間上忽遠忽近,與中國山水畫透視點自由移動的技法一致。
黃鈞晟、陳元鴻得唐文華悉心指導,大幅進步。

《宇宙鋒》
不同於《失子驚瘋》之真瘋,《宇宙鋒》是裝瘋,梅派經典,梅蘭芳曾拍成電影。而我建議本團一級演員劉海苑借鑒天津楊榮環演法。楊榮環同步吸收梅派和尚派,無論唱腔或身段,稜角較分明,不同於梅之淡雅,特色較鮮明外放。而我認為既是裝瘋,為何不能突破原來梅派之含蓄內斂呢? 尤其大段反二黃唱腔,楊榮環的抑揚頓挫輕重緩急,極有特色,個人覺得較適合劉海苑。

崑《長生殿》小全本
清初洪昇《長生殿》全本有50齣,由我和溫宇航一同整理的小全本,不只是精選折子,更有清晰的內在脈絡。
馬嵬埋玉,楊妃香消玉殞,一縷幽魂追隨唐明皇,唐明皇似有所覺,回頭尋覓,卻幽明兩隔。安史亂後唐明皇回到長安舊苑,太液池冷,物是人非,在楊妃塑像前,終於鼓足勇氣唱出悲劇發生時自己最怯懦的一面:「我當時若肯將身去抵擋,未必他直犯君王,縱然犯了又何妨?泉臺上倒博得永成雙」。這是全劇最警策的一段,跟〈聞鈴〉不一樣,劍閣聞鈴著重在「藉景傷情 自嘆孤零」,〈迎像哭像〉更多一層反省,獨對蒼茫的唐天子,此刻才敢面對自己,唱出泣血悔愧,楊妃的情感也才得到淨化。我想,《長生殿》如果只寫到〈埋玉〉,算不了悲劇 ; 如果只寫到〈聞鈴〉,也只有唐明皇的自嘆孤單 ; 直要到〈迎像哭像〉,才是真正的悲劇。因此我改變了原本結局,不演甚麼月宮團圓,讓親耳聽到唐明皇悔愧的楊妃魂,與自己的塑像合而為一,與蒼老的唐天子攜手同下。這是國光特有的小全本。宇航更想到將〈彈詞〉拆開串接各折,一切都是李龜年的感嘆,李龜年竟如《桃花扇》一般:「當年真是戲,今日戲如真;兩度旁觀者,天留冷眼人。」鄒慈愛的李龜年精彩可期,尤其【八轉】從未在台上唱過!劉珈后身段曼妙、魂步動人,溫宇航這戲更是「大官生」的重中之重。

《雪弟恨》(伐東吳)
《雪弟恨》演劉備出兵東吳為關張報仇,也有直接以《大報仇》為劇名的。包括「黃忠帶箭、關公顯聖、活捉潘璋、劉備哭靈、火燒連營、趙雲救駕」,唐文華一趕四,一口氣飾演黃忠、關公、劉備、趙雲四個人物,分屬四種行當,黃忠為靠把老生,唱作並重,關公為紅生,劉備哭靈唱言派,趙雲是武生。京劇一開始就是老生掛頭牌,直到民國初年梅蘭芳開始旦角才提升重要性,而老生始終不衰,且因長期累積,表演藝術要求全面,要能唱、能做、能武、能紮大靠、能耍刀槍把子,還要能演紅生老爺戲。此劇最能表現唐文華的十項全能,「一趕四」的「趕」字最生動,台上分飾三國四位名將,後台趕著快速改裝,是藝術和體力的大挑戰,唐文華在六十前夕登場雪弟恨,誠意十足令人敬佩。劇中關興一角由青年武生黃鈞威飾演,潘璋一角特別由李家德飾演,此角原屬武淨,唐文華特別指導李家德。

京劇具有「世界文化遺產‧人類非物質文化資產」的身分(聯合國教育科學文化組織評定),國光演員認真努力,藉著「鬼‧瘋」主題將京劇利用唱唸作打把內心戲「外化、歌舞化」的特質,做淋漓盡致的發揮。

 (全文刊載於國光藝訊第110期,110年10月出版)

▼國光劇團 2021《鬼.瘋》▼

演出時間
2021.11.26 (五) PM 7:30《爛柯山-逼休、潑水》《伐子都》
2021.11.27 (六) PM 2:30《全部武松》(武松與潘金蓮、武松打店)
2021.11.28 (日) PM 2:30《鎖五龍》《大劈棺(傳承版)》《活捉》《擊鼓罵曹》
2021.12.10 (五) PM 7:30《失子驚瘋》《問樵》《大劈棺(經典版)》《宇宙鋒》
2021.12.11 (六) PM 2:30《長生殿》(崑)小全本
2021.12.12 (日) PM 2:30《雪弟恨》(伐東吳)

《鬼.瘋》購票網址:https://www.opentix.life/event/1431160279303520275
-
國光劇團podcast上架嘍!
讓你不僅可以用看的,還可以用聽的,了解京劇一點都不難~

【國光劇團-您聽戲的好夥伴】目前可收聽平台
Spotify
https://open.spotify.com/show/7gnsq5of7xAgUlZLAdd84W
KKBOX
https://podcast.kkbox.com/tw/channel/HXP7XA4hSuBHUoCJLi
SoundOn
https://player.soundon.fm/....../55a35033-93e4-4c10......
Apple Podcast可直接搜尋「國光劇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