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如果人生能重來-國光劇團《閻羅夢》的過去與現在

  • 文:林建華 國光劇團助理研究員
  • 圖:國光劇團
  • 點擊數:3415
2008《閻羅夢-天地一秀才》演出照


    看過韓國電影與神同行最終審判的朋友,一定對劇中要求閻羅王重新審判與靈魂轉世的情節記憶猶新,而即使沒有看過這部電影,當我們面對人生境遇的崎嶇與不順遂,多少總也會想著,如果我當初不是這麼做呢?如果我當初做了另一種選擇,結果會如何呢?

    人生沒辦法重來,我們只能寄託情感於小說或戲劇作品。《與神同行》帶著觀眾回顧前世今生,試圖解開謎團、解消遺憾,而國光劇團的《閻羅夢天地一秀才》卻直接帶著我們「與閻羅王同行」走向來生,「判官筆墨龍蛇擺,天地是非重做仲裁。」乾脆閻羅王給你當,讓你審判好了!握有來世決定權的你,為那些憤恨不平的眾多冤魂重新安排,是不是一切就皆大歡喜了呢?

    悠悠一夢連千載,

    戲文話本傳下來,

    舊本兒盡翻改,

    休當作老戲新排……

這是閻羅夢開場王安祈教授為劇作增添的幕後序曲,這齣戲2002年4月首演於國家劇院,由國光劇團當家老生唐文華主演落第書生司馬貌,朱陸豪飾演「三世輪迴」的歷史冤魂(在此暫不劇透是哪三位歷史名人),花臉劉琢瑜飾閻君李小平導演。然而這齣戲的創作初始,卻要再上溯到首演十年前的1992年,來自台灣的報社記者景小佩,帶著當時空軍大鵬國劇隊的託付,風塵僕僕趕到湖南岳陽的名編劇陳亞先先生家中,請他為劇團當家小生高蕙蘭量身設計,寫明代馮夢龍《醒世恆言「鬧陰司司馬貌斷獄」的故事

然而「人間事理無常數」陳亞先完稿後,1995年國防部三軍劇隊解散,閻羅夢》因此未能演出;1996年國光劇團成立數年後高蕙蘭也因癌症辭世,國光取得《閻羅夢》劇本版權後重起爐灶陳亞先無暇重修劇本,導演李小平輾轉請沈惠如、王安祈老師接力,時序已來到2001年……

劇中自認懷才不遇的司馬貌目睹漢朝末年朝廷賣官鬻爵的亂象,口出狂言要賖帳求官,被亂棒痛打,憤恨難平,寫下怨詞燒向天際:

 富貴窮通前生定,
 彼時善惡猶未分,
   今朝惡人逞暴橫,
   竟叫賢者嘆沈淪。
   閻羅若能歸我做,
   天地從此一片清。

孰料玉皇大帝居然批下旨意,給司馬貌六個時辰暫當半日閻羅,審判陰司冤案,自視高才的司馬貌終於能夠一展所長;然而,他真的成功了嗎?他筆下判定的冤魂真能如他安排獲得圓滿的人生結局嗎?

陳亞先先生為劇作定下基調才華不得施展的悲劇是人生大悲劇;任憑才華施展,卻只能作個失敗的英雄,又更令人慘慟!他為劇中主角司馬貌寫下兩種結尾,一是夢醒後「大徹大悟隱居」,二是夢醒後「回到原點、繼續求官、追求理想」王安祈老師選擇了結局「繼續逐夢」,她認為「這才是人生現實,也才是歷史真實。沒有人能從經驗中取得教訓,生命長河是由一代接一代的循環重複構成的,重複著理想,也循環著錯誤

    這齣戲是一個「圓形結構」,由逐夢開始,最後回到原點還是逐夢,全劇只想用一個首尾循環結構展示人生歷史的無盡循環;首演後大受好評,榮獲2002年電視金鐘獎傳統戲劇節目獎,以及剛成立的台新藝術獎2003年第一屆十大表演節目。劇評人黃寤蘭指出此劇「凸顯人在面對天地浩渺、命運無常等傳統命題時的侷促、突梯甚至可笑,夢醒後回到繼續求官、繼續咒罵閻君、繼續逐夢的原點,應合了全劇輪迴的大命題,也不企圖為不可解的命題強作解人,這些都是京劇舞台上新鮮又成熟的難得思維。

    兩年後的2004,《閻羅夢》以《天地一秀才》之名,和王安祈老師擔任國光藝術總監後規劃的第一齣戲、同樣榮獲台新藝術獎年度十大表演節目的王熙鳳》,一同赴上海逸夫舞台參加10月上海國際藝術節,以及11月北京長安大戲院的演出,主角司馬貌仍由當家老生唐文華主演,閻君一角邀請上海京劇院的優秀花臉安平演出而原本由朱陸豪飾演的三世輪迴一角,則由青年老生盛鑑飾演。加上編腔、譜曲配器原即邀請上海京劇院的作曲家金國賢、金樂華擔任,閻羅夢》與陳西汀編劇、童芷苓遺作、魏海敏主演的《王熙鳳》,一同歷經了大陸原創劇本由台灣二度創作、台灣首演、回流京滬的過程,體現兩岸戲曲交流、共同創作的深刻意義。當地媒體紛紛以「征服上海觀眾」(東方網)、「傾倒京城戲迷」(中國文聯網)、「代表當今臺灣京劇創作的最高水準」(中國新聞網)等標題表達高度肯定

2005國光劇團歡慶成立十周年,《閻羅夢》與《王熙鳳》再次一同登上5月在台北國家戲劇院的舞台,仍是唐文華的司馬貌、盛鑑的三世輪迴,閻君一角回歸首演版的劉琢瑜飾演。然而也從這一年開始,國光在新舞臺推出王安祈與趙雪君師徒合作編劇的新戲三個人兒兩盞燈》,開啟了自創劇作的新局,此後陸續規劃製作新戲如金鎖記》《快雪時晴》《狐仙故事》《伶人三部曲》《探春》《十八羅漢圖》《關公在劇場》《清宮三部曲》等,風起雲湧,迭翻新意,迄今十五年來,一步一腳印地打造出台灣專屬的京劇新美學。

2008年11月,大陸名淨、二度梅花獎得主陳霖蒼來台,國光特別邀請他主演閻羅夢》的閻君,此劇第三度登上國家戲劇院,並巡迴台中市文化局中山堂、新竹縣文化局演藝廳、台南市文化中心演藝廳。一晃眼,今年閻羅夢》再度出現在戲迷眼前,第四度登上國家戲劇院,第一次登台高雄衛武營歌劇院,距離上次演出已是悠悠一夢十二載,距首演已十八年。

近年來,國光不僅編創了多齣新編戲,亦同步致力於青年演員的培育,促進換血;這回演出,由王冠強扛起復排導演重責,當家老生唐文華與盛鑑分別主演不同場次的司馬貌,三世輪迴一角由青年武生李家德擔綱,閻君一角則由青年花臉歐陽霆飾演,加上資深的劉海苑、朱勝麗、陳清河、鄒慈愛,中生代的王耀星、黃毅勇,帶領年輕的凌嘉臨、黃詩雅、林庭瑜、陳元鴻、劉育志等,腳色繁多,各佔勝場,如同剛落幕未久的《楊門女將》一樣,是衡量全團演員實力的指標劇目。

《閻羅夢》從2002年首演迄今,可以說是國光舞台上最「高齡」的新編戲。此次公演相較於首演版,十八年來演員的更迭傳承,亦好似戲裡的靈魂交替,各有因緣。這齣戲兼融古雅韻致、奇幻情節與現代節奏,不僅是引領觀眾反思人生處境的「思維京劇」也有熾烈的武打柔美的歌舞,以及吸睛的多媒體舞台視覺,滿足觀眾視聽之娛。戰場上霸王項羽駕馭著烏騅馬,以陷馬坑、跪步、劈岔、旋子等動作營造受困十面埋伏的悲壯氣氛;關公帶著皇嫂過五關斬六將,到了「華容擋曹」時赤兔馬卻是奔騰嘶鳴,想要追擊曹操!南唐李後主與周后一馬雙跨,晚妝初了明肌雪,待踏馬蹄清夜月」,搭配梨園戲風韻的唯美舞蹈,極盡旖旎浪漫陰間判官與眾多小鬼的武戲身段,也頗有看頭。

    走筆至此,讀者將發現劇中有項羽、關公劉備之妻、李後主小周后等角色另外還有虞姬、呂后、韓信曹操、伏皇后趙匡胤等重量級歷史人物先後登台,至於是誰轉世為誰恩義與冤債是否能夠清算得一清二楚?世事難明,人情難料,就請各位看倌進劇場後再分辨明白吧!

(全文於2020年11月13日、11月20日,由創價新聞分2期刊載)

-----------------------------------------------------------

    2020 國光劇團廿五週年  經典再現  新生代躍起

《閻羅夢--天地一秀才》Journey through Hell

 

台北 國家戲劇院

12/11(五)晚1930

12/12(六)午1430 (錄影場)1930 (錄影場)

12/13(日)午1430

 

高雄 衛武營歌劇院

12/19(六)午1430 

12/20(日)午1430

 

票價:

台北 30002500200015001200800500

高雄 2000180015001200900600300 

 

洽詢專線:

兩廳院售票系統(02)3393-9888http://www.artsticket.com.tw

國光劇團(02)8866-9600轉1687